第一章 喜欢和睡的区别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    云城东面,最奢华的客栈内有一个三丈长宽的露天大浴池,缭缭白雾从浴池中升起,男人背对着门口的方向靠在池壁上,背脊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秦落烟轻轻撩起裙摆,在他身后缓缓蹲了下来,一双玉手柔软的抚上了他的背。

    还未看清眼前的人,就听“刺啦”一声轻响从肩膀处传来,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扼住她的手腕,狠狠将她扯入了浴池中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可真是着急。”她说得云淡风轻,听不出丝毫的怒气,像是在平淡的陈诉一个和她不相关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侍卫说,你倾慕于我?”傅子墨一手摁住秦落烟圆润的肩膀,一手挑起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秦落烟顺着他手指的力道抬头,淡笑。

    “不,准确的来说,是我想睡了你。”

    喜欢和睡,对秦落烟来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。

    不过,出乎她的预料,这宣武王傅子墨竟真如传闻中的那般,生了一副好皮囊。

    一双剑眉下,是一双神秘得让人忍不住想一窥究竟的眸子,那唇,也是温润得恰到好处的,过厚则不实,过薄则不坚。

    “睡了我?这说法倒还真新鲜。”磁性的声音中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新鲜的东西还很多呢,王爷别着急,我慢慢……做,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秦落烟依旧在笑,笑容比先前更加妩媚了几分,脑海里回想着岛国爱情动作片里,那些女猪脚们的动作和神情。

    主动将脸颊往他手掌上凑,用光滑的肌肤蹭他粗糙的大手,再顺着掌缘将他的手指含入了口中……

    柔软的舌尖裹住炙热的手指,男人眼神一沉,眸底的幽光加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水雾弥漫,浑身湿透的两人,在肌肤碰触摩擦的瞬间点燃了欲的火花。

    一切,就那么水到渠成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当撕裂的痛苦从身体上传来,秦落烟只能在心底呐喊:“特么的,好白菜都让猪拱了!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午夜,一阵寒风过后,木质楼梯上的灯笼被吹灭了。

    一名侍卫拿了打火石,搭上凳子准备将灯笼重新点燃,二楼“吱”一声轻响,房门被打开,一个身段儿优美的女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这女人穿着男人的宽大衣袍,衣袍外还裹了一件裘皮的披风,那披风侍卫觉得有些眼熟,仔细一看,吓得手中的打火石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裘皮披风,是他家王爷最钟爱的!

    听说,曾经有一个丫鬟将一点水渍落在了那披风上,就被打断了双腿,更有传闻,王爷的披风不准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碰触!

    现在,这披风穿在了这个女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秦落烟反手将房门轻轻的关上,然后在侍卫诧异的眼光中从容的走下了台阶。

    她打了一个哈欠,下楼梯的时候脚步有些虚浮,脑海里不经意间闪过刚才从浴池到床上的画面,禁不住又是一阵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几场纠缠下来,她连骨头都险些散架,好不容易等到那男人终于疲倦的睡去,她才得以爬起来撑着疲惫的身子离开。

    丫鬟梧桐等在院子的角落里,看见她出来,立刻就迎了上去,再看她身上

第一章 喜欢和睡的区别(第1/2页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搜索